牧神记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目录 > 第八百三十七章 剑痕2

第八百三十七章 剑痕2

更新时间:2018-07-22 13:27:30

“但愿如此。”秦牧愁容不改。

就在此时,瞎子带着御天尊来到涌江学宫。秦牧惊讶不已,连忙迎上前去,瞎子道:“我在炎龙陵遇到了瘸子,这混蛋正被一群炎龙追杀,那些炎龙烧了千里赤野,把他追得没地方躲!他带着这小子无法逃脱,便丢给了我,说是让我把他送到涌江学宫。”

秦牧终于放下心来,上下打量御天尊,御天尊露出憨厚笑容。

秦牧心头一突,也露出憨厚笑容。

村长与瞎子齐声喝彩:“瘸子教得好!”

秦牧笑露八颗白牙,纯真无邪,阳光灿烂,御天尊也笑露八齿,很是无邪阳光,让人提不起半点的防备心。

秦牧突然手指微动,接着手上多出一条底裤。

与此同时,御天尊手臂化作一道幻影,秦牧哈哈大笑,得意洋洋:“我从来不穿那个,我嫌闷得慌……把我饕餮袋还我!”

御天尊手中抓着一个饕餮袋,饕餮袋太沉,他抓着有些吃力。

秦牧黑着脸,把底裤抛给他抢回饕餮袋,痛心疾首道:“御弟,你不学好,跟老流氓学坏了!你看,我虽然也学了瘸爷爷的手段,我便从来不偷东西,我都是凭本事抢。瞎爷爷,瘸爷爷没事吧?”

瞎子摇头道:“难说。那些炎龙本事极高,镇守的是一尊极为可怕的神魔的陵墓,瘸子带着你弟潜入墓中,偷了墓中的东西,肯定是十分紧要的宝物,所以才会被他们追杀。我远远看了一眼,觉得任何一尊炎龙都能轻而易举的打死我,于是布下疑阵,带着这小子逃了出来。不过瘸子千变万化,说不定能够逃出去。”

秦牧还是有些担忧,看了看村长,村长会意,笑道:“我去找初祖帮忙,会一会炎龙陵的强者。”说罢匆匆离去。

秦牧放下心来,向瞎子道:“瞎爷爷若是没事的话,可否陪我前往道门?我这几年没有学习延康的道法神通,落伍了不少,想请瞎爷爷教导一二。”

瞎子不无得意:“你的确落伍了,我这几年研究开皇时代的阵法,前几个月在京城中还与四大天师中的子兮天师交流,而今在阵法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”

秦牧大喜过望,笑道:“子兮天师在阵法上的造诣,的确无人能出其右!”

瞎子摇头道:“子兮天师也已经落伍了,我与延康国师等许多阵法大师开创了几种新的阵纹,她便没有见过,还是我教她的。不过我也从她那里学到很多,她依旧称得上天下第一阵法大家,我还是不如她。”

这几年延康的阵法成就极多,除了战阵、杀阵、城防阵等阵势之外,还有其他各种新阵法出现,其中最为基础的便是阵纹。

与剑法有十九种基础的剑招一样,阵纹是构成阵法的基础,能够在原有的阵纹基础上增添几种阵纹,这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!

延康国中有许多阵法大师,不过他们修炼的方向不同,其中涌江学宫大祭酒苏云芝便是阵法上的大行家,主修的城防阵,天策上将秦简秦宝月,主修的是战阵,他与卫国公并称军中之神。

司空魏平波掌管延康国水利,他也是阵法大家,善于借地理布阵。

而延康国师虽然以剑法成名,但他在阵法上的造诣却还在天策上将等人之上。

延康的这些英才吸收了开皇时代的阵法成就,再加以开拓,成就自然非同小可。

秦牧唤上龙麒麟与水麒麟,辞别苏云卿、虞渊初雨等人,来到江边,唤来豢龙君。

豢龙君见到瞎子,不由打个哆嗦,赔笑道:“神枪老爷,好久不见。”

瞎子闭上双眼,用心神眼打量他一遍,睁开眼睛道:“你怎么还没有长进?豢龙君,你的修为太低,今后如何统领天河?你再不求上进,早晚会被人干掉。”

豢龙君迟疑道:“小龙资质愚钝……”

瞎子冷笑道:“涌江学宫你也去讲过学,也做了祭酒,当知道涌江学宫中的天录楼中有祖龙太玄功,为何不学?”

豢龙君瞥了秦牧一眼,赔笑道:“祖龙太玄功是何等厉害的功法,我怎么敢偷学?”

瞎子哭笑不得,摇头道:“你太小心了,你家主公已经把祖龙太玄功公之于众,天下人人都可以修炼,怎么可能不让你学?当年趴在你身上叫玛哈玛哈的那些蛟龙都学了,有些蛟龙的本事都在你之上了。你再不长进,便要轮到你趴在他们身上叫玛哈玛哈了。”

豢龙君大喜,连声称谢载着他沿江而上,向道门方向而去。

秦牧坐在豢龙君的脑袋上,向瞎子请教阵法,御天尊也在一旁听讲,瞎子本以为自己要讲半年之久他们才能学会,不过六天之后,他便再无东西可教。

瞎子眼睛瞪得滚圆,突然无名火起,在豢龙君的脑袋上锤了几下。

豢龙君吃痛,却不知自己何处做的不好,惹这位老爷生气,只听得秦牧向御天尊道:“只要学会基础阵纹,再去学阵法,便能轻易学会,这叫一通百通。一通百通还不行,还要举一反三,触类旁通。阵法也并非单纯是阵法,也可以用在其他方面,比如用在道法上,剑法上。有些人只会死记硬背,却不知死记硬背只是最蠢的办法。”

御天尊道:“学起来倒也不难。我参悟出几种阵法,哥,你帮我看看对不对。”

瞎子动怒,又在豢龙君的脑袋上锤了两下。

豢龙君不敢说话,只得闷声前行,总算熬到了地点,秦牧等人上岸,他这才松了口气,慌忙遁水而去。

这里离道门所在的昆仑境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,秦牧等人继续赶路,走了两日,却见空中一艘楼船停下,许许多多狼首人身的怪人从楼船上跃下,四下乱嗅。

秦牧心中一怔,让龙麒麟停下,只见一个狼首人身的怪人寻到一具尸体,已经被野兽糟蹋,看不清面容。

“这具尸体,好像是死在我手中的一尊半神,那么这些怪人是……”

他向楼船上看去,但见一位金甲神人负手而立,站在船头,旁边便是玉宸子。

秦牧心头一跳。

一尊狼首人身的怪人纵跃如飞,突然间出现在秦牧等人面前,用力嗅了嗅,接着突然消失,出现在船上,向那尊金甲神人窃窃私语。

那尊金甲神人曲河向他这边看来,露出笑容,向玉宸子道:“这个人曾经出现在青云天中,啸天神族嗅到过他的气味。你认得他吗?”

玉宸子心中暗暗叫苦,连忙道:“认得。他是延康国的天圣教主秦牧,我带他上山的拜见掌教。”

“天圣教主秦牧?”

曲河侧头想了想:“似乎在哪里听过……既然是你的故人,那么让他们过去罢。”

玉宸子称谢,高声道:“秦兄,天庭在此办事,你绕道过去罢。”

秦牧应声称是,吩咐龙麒麟绕道。

“等一下!”

突然,曲河唤住他,笑眯眯道:“秦牧,你修炼的是剑法?可否施展一招剑法让我看看?我在青云天的道院墙壁上发现了一道剑痕,与道门的剑法不同。”

————四千字章节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